GOAL&GO ON

一年間限定の留学in京都日記で、一応中国語で書きます。(時々一部は日本語で)コメントは気軽にどうぞ。(ただ、いたずらなどのは一切御免)

 

 

[Admin]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6
05/15
(無題)

(今天又要打三篇日記…從夢開始)

很奧妙的是,我居然在達文西密碼的拍片現場?
(無關事實,夢裡面是這樣)
地點是個很大的博物館(?)
周圍有許多用各式百科全書搭起來的矮牆[?]
這些都不重要,重點是

尚雷諾大叔啊+

只見他不知道在弄什麼”拼圖”
(看起來像是地圖之類的?)
把這一塊推到另外一邊,剛好有可以符合的地方
移動了幾塊,攝影機鏡頭(也是我的視線)
慢慢降到百科全書的矮牆下面,然後

“卡”

今日拍片進度完成,收工

緊鄰著拍片現場旁邊是舞會之類的
大家都穿著禮服(裙子會拖到地上,屁股要用鐵絲網墊的那種)
一個婦人(長的不怎樣)穿著普通
但是脖子綁了一條大紅的絲巾
婦人似乎很不喜歡那條絲巾
這時
親愛的尚雷諾大叔豋場了XD
只見這位大叔走上前去,說

“愛から愛していたよね”

啥!為什麼是日文(夢裡面心中真的這樣吶喊)
先不管這個
明明這位先生要說的意思是
“因為愛所以愛著的吧”
可是為什麼動詞用過去式?[好謎]

講完這句話尚雷諾大叔就如風一般的離去
婦人的兩位三姑六婆朋友(長的也很不怎麼樣)跑來湊熱鬧
對話內容不重要
反正因為被那位大叔這樣一說
婦人反而很喜歡這絲巾
不小心掉到地上也不准別人去撿起來
一定要自己來=3=[攤手]

(換場景)

夢到左月姊姊和左月姊姊的一個朋友(現實並沒有這個人)
{抱歉,左月姊姊不是主角,那個”朋友”才是=_=|||a}
那個”朋友”也是一起念語言學校的人
是個完全的日文初學者
體型中等外貌普通(不會看了想打人啦)
個性很隨和,完全是個好相處的姊姊+
我跟他聊了一些,還有吃義大利麵(連這都記得|||)
他用的是自己的盤子
是個用陶製的米色長方形盤子(其實比較像拖盤?)
手工製,可能是他自己做的?
邊不是很平整,特意表現出手工的感覺
形狀很特別四週低下中間則是圓形隆起(又不是山丘)
隆起的高度不會超過盤子邊
上面有細細的劃過的痕跡
寫了一些字&數字
不過我只記得”19”
很可愛的字,”9”的那個圈感覺很飽滿

(再換場景)
[前略]
在一個湖邊,剛剛的腦力激盪結束後大家都走了
我則是還站在木頭搭的碼頭上
母親大人不知從哪裡冒出來,說要幫我剪頭髮[啥]
問我想怎麼剪
我說,我現在的頭髮綁起來會有點炸開(這是真的|||)
剪個不會像稻草炸開的髮型吧
母親大人說好,於是我坐了下來(突然冒出理髮店的椅子|||)
但是
以母親大人的剪法應該會變成很奧妙的髮型
(有幾秒突然換成第三人稱視點所以有看到)

[後略]

-----------------------醒來分隔線-------------------------

真的是可以吐槽吐很大的夢[茶]

達文西密碼?
沒看過小說甚至沒看到幾次電影預告
尚雷諾大叔片中長怎樣我(即使看過)也完全沒印象

那婦人的長相我會強調是因為在夢裡我很少看到人家長怎樣
不過
看到長怎樣還長的實在不太怎麼樣的
似乎這是第一次[喂]
>>不敢說我夢裡都是俊男美女,但至少不會不順眼

到底是為什麼我會夢到左月姊姊啊……|||OTL
>>而且還完全是個沒什麼說到話的配角
夢到現實中的人還真的很難得
>>母親大人那個也很妙
可能是被恐嚇[喂]要去東京一日遊整個驚嚇很大?[苦笑]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2006
05/14
黄衣
(一樣,只取一段來講)

又是不知道什麼時候來過的地方
不過上次的沒什麼記憶
可能是忘記或是沒發生什麼會去記的

季節回到冬天
一層又一層的雪鋪了至少半公尺
只見許多親子歡樂的打雪仗

[換到另一邊]

少子化少子化的
不過有塊區域倒是完全相反

沿著一條長長的小路
有建造著許多的”幼稚園遊樂場所”
每一塊都是正方形
邊長不超過30公尺
圍牆不高
下半是水泥,上半是鐵絲網
(跟日本的一般停車場建造方式一樣)

那裡面有很多很多的小孩子(幼稚園童?)在玩
然後
還有一個身穿黃衣的僧侶(?)

我不知道坐在巴士上還是電車上
有點快速的看過去
那些”遊樂場所”一個個比鄰節次
最有印象的有三個

第一個,黃衣的僧侶很快樂的跟著孩子們一起完
第二個,黃衣的僧侶側臥在中央閉目養神,無視玩耍的孩子
第三個,沒有半個人

過了有”遊樂場所”的那一段,變成普通的住宅區
然後視線轉移到走在路上(巷子裡?)的隊伍

男男女女的成年人,穿著色或灰色的樸素套裝`西裝
一列地往我的反方向走
隊伍很長

約在隊伍的中間偏後,有一個黃衣地僧鋁
沒有表情
誰都一樣

原來如此,那些人是信徒之類的啊
不過那個僧侶…也只是因為那些人所給予的稱號
而稍微有了一點身價

---------------------結束----------------------
是說,那些在”遊樂場所”裡的僧侶也是普通的人而已
沒有什麼了不起

倒是記住的那三個
讓我想到”十牛圖”,還是沒有最後的十牛圖
>>又是麻煩的禪宗啊~[遠目]
2006
05/02
冷たくても
*這篇只是夢日記,看清楚分類唷~[笑]

早上做了一個夢…
(其實很多夢,只取一個啦|||)

夢中的自己是個約13`14歲的正……男生[咳]
很多同年齡的小孩子被聚集在一起
看起來就只是一般上學受教育那樣
不過事實是集合在一起做軍事訓練[夠了]

我所屬的是使用武士刀的劍士-步兵
老實說,像我這種矮子皮包骨又肉腳的傢伙
為什麼會被任命當四番隊隊長?[百思不解]
沒什麼戰鬥能力也沒什麼領導能力甚至沒有領導人自覺
不過因為任命過程不可考,所以先放到一邊吧

跟平日一樣,某個地區發生鬥爭
於是所有人都被調過去應戰
在我們抵達前已經有高一年級的女生長槍步兵隊抵達
不過死傷的很慘

不管怎麼訓練,大家也都還是小孩子

只是讓我有點訝異的是
我們的對手是大人(或者要說歐吉&歐巴桑也OK啦)
經過長期訓練(外加人體改造?),身手完全不能比
我不懂,讓我們上戰場是為了當炮灰?
(當時夢裡雖然沒有想的很仔細,但有這樣的感覺)

其他人都衝上前去,前方約50公尺是一片亂鬥
鴉鴉的人群和地上四散的屍體
我靜靜的看著,心想

“反正真正大尾的還沒出來”

一邊觀察一邊走近某個遊樂設施
(就是一般小孩子玩的那種,造成像飛機的外表,有兩邊的樓梯[欄杆那樣的]可以爬上去)
發現裡面有個女生於是便爬上去

女孩子穿著深沉藍色的水手服
(女生好像都這樣,附帶一提,我們則是白和服上衣加上色劍道褲[袴])
她似乎因為受傷所以躲進這裡休息
看到她腿上有一條紅色的傷痕,我問

“受傷了嗎”

不過沒有回答,根本也不太理我

此時,從前方亂鬥的人群中一個肌肉歐吉衝過來
要爬上這遊樂設施
(是說,那個肌肉發達到不是人類會有的)

他看著我們,我也盯著他
我牽起女孩子的手打算逃走
不過人家歐吉也不是笨蛋
雙方各站在兩邊的樓梯
僵持好久才找到空隙讓那女生先離開
然後再到地面上跟那歐吉正面交戰

只是,不用打也知道相差之懸殊
老實說我已經連自己能不能留一條命都不知道了
而那歐吉甚至用刀砍不下去
我心想

“被這傢伙的拳頭打到會死吧”

=然後,不知為何中間突然有一小段空白掉了=
=等意識回到夢裡後…=

“這死歐吉…居然打我……”
這次的夢沒有打開痛覺,所以無法從有無疼痛判斷
但是,感覺上全身結實的挨了一記

我一隻手撐著頭
另一隻手握著武士刀
非常憤怒
對方還在原地,而我慢慢走去…


-------------------------------
以上,夢只到這裡啊啊啊啊啊~~~~~~~~~~[吶喊]
人家想繼續打啦啦啦啦啦啦啦~~~~~~~~~~~~
>>最近在夢裡真的很好鬥=_=a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
好像一被人挑釁之後就很容易理智斷裂進入戰鬥狂狀態|||
愛打歸愛打,要是因為這樣被人幹掉就好笑了=_=

關於夢裡面的其他小孩子
對於上戰場也沒什麼感覺的樣子
要調去作戰時大家也只是安靜地`很有秩序的出去
這種狀態之下…
也許自己冷漠一點也是正常的?
怎麼說呢,沒有活著的感覺

醒來後的吐槽:

我要是有那麼瘦就好了[摸著自己的贅肉]
個性…感覺有點爛?=_=|||

還有啊~姑且不論自己是隊長丟下隊員不管
這種時候不應該是去跟人家搭訕吧~=口=
>>雖然說本意並無不良企圖,只是搭個話

還有,我不要跟肌肉歐吉打啦!!!=口=
但是肌肉歐巴桑的話我更不要[炸]

最後
───我不要當肉腳~~~~~~~~~~[吶喊]
2006
03/30
戦え!Kittyよ!
夢到奇妙的夢…嗯,只講最奇妙的那一段XD

夢中自己不是原本的自己這種事情並不少見
可是
有多少人會夢到自己是

─────Hello Kitty?

[沉默]

對,就是那隻無嘴貓
本人並沒有喜歡無嘴貓
生活裡面也完全沒有無嘴貓出沒

為什麼OTL[大泣]

好,夢到自己是無嘴貓也就算了喔?
為什麼
我還要用無嘴貓這種矮肥短的身體去

─────去擊退外星人呢?

[再度沉默]

不知道有沒有人在大笑,嗯,盡量笑吧
因為我實在完全笑不出來OTL

擊退外星人…很好…
而且是每次有外星人來時還要特地從地球發射到外太空
其中幾次還因為太空艙被打壞還用無線電叫地球的人派太空梭來

夠了沒啊

不過也許是因為變成無嘴貓的關係
擊退外星人的過程一點都不血腥&暴力
此外,碰到一個外星人(是人類外表啦…)
忘記因為什麼原因要給錢
總共給了NT150吧
夢中對我來說是不小的錢了
然而那位外星人大叔(外表年齡35~45)看了之後搖頭,嘆氣
據說是因為NT對他的星球來說幣值太小
似乎是100:1的樣子=_=
嗯,雖然很同情,可是我也只能做到這樣了

這可能是我夢過最KUSO的夢了…[遠目]
2006
02/28
二重の夢
難得夢到夢中夢
以目前的記憶來說好像是第一次?
不過一般人的夢中夢好像不外乎是
從夢裡醒來以後以為是現實
等到真正從現實醒來後才發現剛才的其實是夢
可是我完全不是這樣耶………

從夢中的夢醒來之後繼續很順利的作夢

等我真正醒來後根據從夢中夢醒來後的狀況判定
我在夢裡面是有目的的作夢
也就是說
我是有意識的從第一層夢進入第二層夢,然後回到第一層
不過回到第一層夢之後居然有Ai`Saori…
也就是宿舍裡面的日本人學生
我醒來後(在第一層夢裡我是趴在桌上睡覺,大家圍著桌子)
還半開玩笑的抱怨說”那個xxx你不要來攪局啦~”

不過對於整個夢的記憶是從第二層夢開始
也許有前面只是我忘了也說不定[攤手]

整個醒來以後呆了幾秒
“……………這就是所謂的夢中夢啊”(好像不太一樣?=D=)
奇妙的夢中夢體驗+
2006
02/23
魂喰い
是說
這幾天身邊有人夢到吃人的夢
(一個是沒有真的吃到啦…>>因為抵死不從命)
不過我想說的是

──朋友啊~至少你們吃的還是人啊~OTL
而且
──這應該是你們第一次做這種夢吧

嗯…
今天早上我夢到的雖然不是吃人
不過感覺也很差差差差…
我吃的是

──靈魂

你們這些非人類的傢伙不要把我拖下去啦!![翻桌]
(以上為對夢裡的”傢伙們”說的)
不過我沒有真的吞下去= =+
>>真的吞下去的話天曉得會怎樣
話說回來
我真希望夢裡可以多出現一些人類[遠目]
>>光是弄成人類的外表不行的啦~[翻桌]

不過真是太先進了
靈魂可以透過電視電腦等電子產品傳遞
而且只要碰觸到那些電子產品就可以吃到靈魂
…………………
我就是因為不小心碰到所以…………[默]
只是…
完全不知道那些是什麼的靈魂
……食物來源不明?[炸死]

總之
真的是莫名奇妙|||OTL

以上這段是夢的最後了
至於之前那一大段亂七八糟的就跳過吧,太累了|||

說到夢
大前天跟V小姐說我大概九歲左右就是幾乎天天做惡夢
她好像很訝異的樣子
………………
基本上這應該不能歸為正常吧[歪頭]

最後
我希望我的夢裡面多一些正常人類
(是不是人類我也不想奢求了,至少正常一點吧[遠目])
2006
02/19
闘い
……………是說,今早又夢到奇怪的東西
不不不,我只會夢到奇怪的東西
而且還要非常奇怪才會給我夢到

一樣只記得要醒來之前那一段
原因是我只想記那一段
前面那一段我不喜歡,也沒什麼重點
那種東西才不要浪費我的腦細胞咧

我走在路上
突然被人叫住說
“嘿,你要不要參加?”

那算是一種運動嗎?
不過是屬於武術
基本上有使用長槍
不過長槍沒有規格限制
也沒有固定招式什麼的
自由對戰
但是只有點到為止
意即只要到達確定贏過對方的決定點的話
就立即停手
(像是柔道那種競技嗎…重點不是要傷害對手)
因此基本上不會受傷

然後我很隨性的答應了

那裏是個建築物(購物商場?)前的大廣場
非常的熱鬧
假日嘛,大家都上街逛
人性嘛,大家都喜歡看熱鬧

場內說了是自由對戰
也就是隨便看到誰就可以直接開打
基本上是一對一
不過因為是亂鬥
所以不小心會有二對一的情形
但是如果發現的話通常會有一個人退出
(大家真是有秩序啊…)

我突然被叫住,突然加入
而且也從來沒有玩過(就真的是休運動那樣)
總之要制住對方的行動就是了

場內就我所遇到的都是男生
而且年紀最高大概是國中[炸]
(為什麼都是小孩子啊…雖然我的身高跟他們差不了太多[炸])

到中場休息為止大概跟三`四個人交手過
對了,這是採取淘汰制
也就是輸了的話就要到場外去
嗯…我不小心留到最後
不過中場休息前最後一個交手的傢伙
很明顯的故意放水讓我贏
休息時間還來攀談
亂玩母親大人買給我的項鍊(生日禮物)
(那個時候如果直接把他打死就好了)
不要以為你長的高就了不起[哼]
>>懷疑那死小孩把我當成國小的

到了中場休息場內只剩下我跟另外一個
另外一個…胖小子(嗯,真的有一定份量,不到肥啦)
其實在上半場結束最後幾秒我們已經快要打起來了
但是因為廣場太大
彼此又在對角線的方位
所謂光是要對方那邊就沒時間了

擺脫那放水的死小孩
我跑去找那位接下來要交手的胖小子(暫稱啦)
他坐在一座廟的前面
那座廟不仔細看的話根本不知道是廟
因為遠處看建築物的外觀就跟一般建築沒兩樣
不過只是從門外樓梯下稍微往裡面看
香火還挺鼎盛的樣子
不知道是蠟燭還是光明燈
裡面很多一點一點的亮光

那位胖小子的”服飾”也挺妙的
身穿的就像是空手道什麼那類的衣服
白色
但是上面寫滿了像是經文的字
脖子上掛了一條布
不過不是隨便掛
是好好的繞過脖子,交叉
並用什麼東西固定好
布的幅大約十公分,同樣是白色
同樣也寫了密密麻麻的字
但是不是經文
是符咒
──為什麼會知道?直覺
夢裡面都是這樣獲得情報的
“一開始就有”

夢到這裡結束

不過我感覺的出來跟他交手我大概會輸
…也不是說覺得自己會輸
而是感覺他很強
何況自己是途中加入的超級新手
話雖如此
還是想要交手看看

做這個夢還滿愉快的
因為打的很過癮
已經很久沒有這樣的夢了
2006
02/17
お金を借りたら還しとんや
早上做了兩段夢的樣子
不過只記得後面那一段

話說最近做的都是以前夢過的
──要這樣說也不是很正確
因為雖然是之前夢過的人`事`場所
可是場所的部份
就像是一同經過了這些歲月
而有所變遷
例如今天夢到的那段算是在Mall之類的
然後裝潢稍微改,變的比較有質感
上面那層新開了一家餐廳
簡餐類
通往上面的白色螺旋樓梯口前
擺了大大的白底招牌
上面是推薦主餐的大大的照片
不過我沒有上去
跟老哥還有高中的同學以及她男朋友之類的人
在速食店簡單解決(速食店的點餐地點和菜單還換了咧)
可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他在我跟我哥前面點完餐離開
換到我們點餐時
居然經額高達一萬多
然後經過點餐人員拿到一包牛皮紙袋
裡面塞了一堆點點點的東西
結果…我只有點了一杯飲料
(店員還說:這樣也比較剛好)>>什麼鬼啊…|||
離開櫃台之後那位同學已經不在
只剩下他男朋友

沒辦法
只好回家(完全不是現實中的家,也不是現實的世界)

其實,從我家可以看到他們住的地方
離的很近,幾十公尺而已
中間隔了一個超市類的建築物
可是不知何時我們兩邊建築物的距離拉近了
我的視線裡面沒有天花板(敞篷屋?)
我看到他們所住的建築物靠近
──那還算建築物嗎?也許算吧
純木造
但是是由破爛的木板所拼湊起來的
他們住的樓層比我高大約一層
可是下面都沒有──類似空中樓閣那樣
那棟建築物不知是在走還是怎樣
搖搖晃晃的,就快要崩塌
看到我同學的身影晃過窗口
她男友在門口[?]的地方看著下面,很擔心的樣子
我內心想著
“啊啊,她已經到這個地步了啊”

没看到最後我就醒來了,不過大概是註定了吧

醒來後想了一下
那位同學在高中的時候曾經跟我借過錢
原因是交了男朋友所以手機費暴掉了
我是借了,不過他也照約定的時間還了錢
但是我是很不認同他這樣的行為啦,也勸過他
後來怎麼了我也不知道
也許我知道但是忘了
(因為好像有她哭的死去活來的印象…的樣子)
反正是分手了吧
也不是故意詛咒別人
只是這樣覺得
不過如果真的分了的話他大概會很痛苦吧~
剛開始交往的時候興奮的咧…
雖然他算是我高中比較有往來的同學
但是隨著我申請上學校在家躲避SARS
也就沒音訊了──當然的嘛,我又不怎麼聯絡人
所以他到底後來考到哪裡去我也不知道
就算知道也忘了…是師院嗎?
還是只是他的志願?
不過考大學時似乎還在熱烈交往中?
所以最後到底去哪了也不知道

嗯…很多人現在活了死了也不知道
但是更多人他活了還死的我壓根兒也不想知道
只是徒麻煩
2005
10/08
ドリーム:京極の夢
早上做了個奇怪的夢…
我夢到京極堂OTL
不過跟小說的不一樣啦~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會叫做京極堂
然後也是開二手書店…………………OTL(還有老婆咧[炸])
至於我
跟現實完全不一樣
比京極堂年輕(二十代?)
>>夢中京極堂是三十代…跟小說設定差不多的年紀?
然後是個男性,同樣地是穿著和服(太陽很大說…|||)

走在路上,經過一家又一家的二手書店
最後停在京極堂的二手書店(店名不明)
地段很好,因為在轉角
佔地不小,但不是到非常大那種
轉角嘛,總是會感覺比較敞一點

逕自走進店裡挑書
書量非常多,已經比較挑高的屋頂,書架還是頂著天花板
京極堂正忙著整理高處的書,沒空理這個客人
看著京極堂的背影,心想:
“果然是京極堂,一直都穿著和服”
結帳是妻子(千鶴子?不知道…對這角色認識幾乎是零)結的

然後鏡頭一轉

千鶴子(姑且這樣稱呼吧,不然好麻煩)似乎去參加什麼活動
道教?不過又覺得是秘宗的機率很大[炸]

屋子不大,有個一般大小的佛壇
約五`六人跪在佛壇前唸經之類的
裡面一點`神龕的旁邊有個往裡面的門
說是門但是並沒有門,只是開個口-那個樣子
像是四合院那樣連接不同屋子的那種出入口(我真不會形容OTL)

千鶴子從裡面走出來
手上拿著一個東西

像是鳥籠只留下頂,以下全數捨棄那樣
然後許多的符被捲起來一小綑一小綑的串成一串
綁在上面
然後符上面字的顏色是像中元普渡時燒日常用具給好兄弟的
那種藍色
另外還用一張紙把符一張張的綑起來
那紙上面用的顏色是鮮豔且怪異

感覺很奇怪

不只如此,千鶴子走出還後,身後還跟著一個”人”
-那並不是人,在我們來說算是”神”
但還不到觀音那種階級
雖然或許有點失禮,但大概是所謂”基層員工”的那種階級
是屬於”將”,講清楚一點就是屬於”武”的

京極堂就坐在屋子的門口看著,說:
“很好,那傢伙[指”神”?]下來就表示有機會了”

鏡頭再轉

在京極堂的店裡
看到那符被燒掉的樣子
是誰 為了什麼燒掉的?

鏡頭又換

被京極堂追
原因不明
我們各自身在一排住宅區前後兩條巷子裡
就是那種
不會結束的追逐

來來回回幾趟後,發現京極堂會從腳步聲判斷位置
-說是腳步聲,但事實上像是狗在走路時指甲在地上的聲音
至少,不是穿著鞋子時會發出的那種聲音

於是,先用聲音把京極堂誤導
然後收起腳步聲,一口氣往反方向跑
出了巷子,跑進另外一條巷子
方向,是京極堂的二手書店
可是,京極堂的腳程快太多,這樣下去肯定會被追上
於是後來就招了計程車

畫面轉到奇怪的地方
跟目前為止毫不相關的內容和人物

“剩下約一半的[傭]人幫忙農耕,其他的已經先去放假了”
“要做什麼?”
“趁現在播種`插秧,剩下的時間-春休-就是等它生長”

兩片灰色的,不知道是什麼材質造成的牆
相隔約三十公分
從右邊的牆裡伸出一個青色的芽,碰觸到左邊的牆

牆與強牆的中間,往深處看
有點昏暗的地方 有人
是誰?說不定其實是自己?完全無從判斷


到了店裡,做了什麼也不記得了
也許什麼也沒做
過沒多久京極堂就追到店裡來了
是趕上了還是沒趕上?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到了最後還是不知道

好混沌不明的夢…

醒來之後一直覺得非常莫名奇妙…
為什麼會夢到符?因為昨天幫人解籤?=”=
>>日本的籤是較長的長方形的紙,就外型來說是有像符
可是光是這樣也未免太…………………
再者,到了日本之後都沒有去碰什麼或看什麼的說…
…算了,夢這種東西本來就沒什麼道理[攤手]
反正繼續想也不會有結果,先來想想我的午餐吧

(現在時間:2005/Oct/8 11:03 a.m.)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