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AL&GO ON

一年間限定の留学in京都日記で、一応中国語で書きます。(時々一部は日本語で)コメントは気軽にどうぞ。(ただ、いたずらなどのは一切御免)

 

 

[Admin]
--
--/--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2005
10/15
狂骨の夢―栞 ネタ整理
先是留言回覆

松果:
想不到我那些捏他真的有人看啊[喂]
看不懂?嗯…畢竟我個人的爆走感想居多XD[炸]
沒關係,我今天捏他先把目前為止的故事內容整理一下
看這樣你能不能看懂+

喔喔~~終於去看夢食見聞啦?
的很讚對吧XD
可是台版就一直停在那裡了說…
有機會我去找日版的= =+
這部的血腥味有時候也是有點重的呢…+

--------------日記開始--------------

今天很猛的看了三十五頁+
-不過我真的沒想到我會看的這麼快
可能是因為即使有比較難的詞
但是也一直重複出現,所以反倒不用花時間去查

今天把原本書裡贈送的書籤收了起來
因為是紙的,怕會有個萬一=”=
加上之前在天龍寺買了個書籤(金光閃閃[大笑])就拿來用吧+

接下來是捏他+

首先是把目前為止的故事大概整理一下

第一章
朱美個人的第一人稱敘事
先是夢到自己變成井中骨骸的夢
然後開始回憶自己小時候的記憶
然而過去的記憶似乎和”別人的記憶”混雜在一起
可是朱美本身能夠分辨哪一邊是自己真正經歷過的

朱美很討厭海浪的聲音

朱美現在的丈夫(雖然沒辦結婚手續)是當年(約莫八年前)救他的人
那時候朱美差點溺斃(關於詳細過程還不是很清楚)
而現在的丈夫是個作家,常常為了取財而去外地
一日朱美又被那”別人的記憶”所苦(以白日夢的方式)
為了查出”別人的記憶”中出現的地名是否存在而去丈夫書齋找地圖
確實證明有那個地方
然而無意間看到的一則剪報的標題讓朱美想起了一件事情

朱美的前夫-申義
逃兵,然後屍體被發現時是沒有頭的

第二章
一開始描述伊佐間這個人
說實話是個奇怪的人,外貌看起來比實際年齡老
不過想法上是個謹慎的人
現在的興趣是四處遊蕩`釣魚(不過常常釣不到),生活相當愜意
戰時被征召入伍,剛好上司是榎木津(中尉,屬於儲備軍官)
多少被榎木津影響到了個性,不過對於伊佐間來說是好的

一日,伊佐間又跑出去一邊旅行一邊釣魚
在一個海岸邊遇到朱美
因為天氣寒冷,加上朱美請伊佐間到家裡坐坐
以及
伊佐間自己覺得快感冒了
(自從戰時一場大病之後身體變的容易感冒`發燒)

朱美的丈夫還是不在
然後朱美慢慢的講起自己的過去

朱美出生於一個山上的小村子
因為家貧,所以十三歲時去一個造酒家幫傭
那裡有個叫做民江的女孩子,彼此成為了朋友
十七歲時家中一把無名火燒的家人連個灰都不剩
十八歲時在造酒家主人的安排下跟一個佃農的年輕人結婚
那人就是申義
然而結婚才一個禮拜就被徵召入伍
留下朱美和重病的父親
然而申義逃兵
為此朱美和申義的父親被全村人排擠
然而逃兵第七天的晚上申義悄悄的回來
說是有不得不逃避兵役的理由
不多久申義的父親去世
這時一個神主來拜訪,說是曾受到照顧
然後提及一個箱子
一個放著人的頭骨的箱子
這箱子,朱美的家也曾經有過,似乎有祭拜骷髏的習俗
然後,申義家的箱子就是怎麼也找不到
幾天後申義的無頭屍體被發現
當然朱美被懷疑是犯人
可是過沒幾天就被釋放-民江被人通報是犯人
原來,是民江跟申義兩人私通
不過,雖然嫌疑洗清,可是這村子朱美已經待不下了
於是草草將申義的父親先安葬在院子裡之後
就離開村,目的地,沒有
當走到了利根川時盤纏沒了,而朱美也產生自殺的念頭
然而在那裡卻遇到了民江
民江手上拿的包袱,朱美認定那是申義的首級
然而民江怎麼也不交出來,兩人扭打,雙雙墜入河裡
以下記憶不明

講到這裡,朱美的意識開始有點不清楚
在倒下之時最後說伊佐間跟申義很像…

第三章(目前還沒看完)
先是描述降旗和白丘(主要是講降旗)
降旗從小就是個奇怪`個性又差的孩子
父親是個牙醫
降旗從小就一直反覆做一個夢
一群男人說著聽不懂的話
然後在骷髏堆成的山前跟一名女子交媾
降旗認為那是在他出生之前的記憶
不知為什麼,降旗即使是嬰兒時期的事情也都記得
是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不過降旗認為那是他所記得的

小時候大家都會玩遊戲
那時候遇到了木場(老爺)和榎木津(偶爾會一起玩)
降旗會把自己的那個夢告訴認為可以成為朋友的人
可是下場都是被視為怪胎然後被排擠
只有木場和榎木津沒有(因為兩個人的想法跟別人不一樣[炸])
(榎木津是長大之後還是持續曓走,木場老爺倒是個正常人[現在職業:警官])
但是後來也沒往來了
降旗是個想很多`凡事一定要有答案的偏執狂
為了解開夢所以去念精神科,接觸佛洛伊
但結果只是更加失望(因為佛洛伊就是那副性啊!!)
本來在大學的附設醫院當實習醫師然而後來辭職
不巧父親去世,牙醫診所也收起來
變成了無家可歸的人
這時流浪到了白丘所在的教會
白丘耐心的聽降旗把自己目前為止的人生聽完
(不過降旗講話實在很不會遣詞用字就是了=_=)
現在把降旗安頓在教會的一個空房間
讓降旗幫忙一些雜事算是住在教會的條件

白丘,是個富含關於宗教歷史`教義等知識的人
他可以把那些知識解說的十分詳細
可是一旦牽涉到自己的想法就會噤口不語
是個信仰會讓人質疑的牧師

一日,朱美到教會告解,聽的人是降旗,不過後來白丘也在旁邊聽
關於朱美那”別人的記憶”大致上是這樣:

生於一個海邊的村子,有父母和歲數相差懸殊的哥哥
(實際上朱美只有弟妹,而且出身村子是在山中)
將滿十歲之際被賣掉,賣到一個造酒家
幫傭時常常笨手笨腳`不得要領(實際上是相反)

到了這裡記憶就開始混亂

朱美說那”別人的記憶”會冷不防的突然進入腦海
而且不只如此
有時個性會在不知不覺中被抽換掉
可是意識還是同一個的

然後,在之前的一個寒冷的夜裡
丈夫不在,朱美難以入睡之時
那個人-申義-突然來訪
而且當時申義穿著從軍隊返鄉時穿的衣服
申義似乎是要來找朱美算帳的感覺,他著麼說:
“是你去通報的吧”
“你故意讓民江替你背罪”
然後朱美的腦中冒出片段的記憶
-自己勒住申義的脖子時的觸感`姿勢…等
但是不是很齊全,同時也點曖昧
申義繼續說:
“你一付看到鬼的樣子,不過也沒辦法”
“我大可以去報警把你抓到警察局,不過這樣還對不起民江”
“我也還會再想想的,所以,你也好好想想吧”
“逃也沒用,我還會再來的”
“三天後,我會來”

三天後的晚上申義來了
可是丈夫不在,朱美的身體狀況也不是很好


……………………………嗯,目前看到這裡
接下來是暴走的捏他

朱美,你天生就是會整死一堆人的那種性質的吧
不只降旗這個偏執狂被你搞到快瘋掉了
連我看你說的話也看到想翻桌=_=
這樣子是要怎樣相信你說的話啊!!=口=
…………………我想我知道為什麼我不是很喜歡朱美這角色了=_=

總之,降旗目前判斷朱美那些混雜進來的記憶只是朱美個人的妄想
不要妄想結果是事實就好了=_=

接下來預測故事走向!!
因為朱美現任老公是作家,所以一定會扯上關口
然後扯上關口之後就是京極堂出場+
不過…
如果這樣的話就是大家又要重複一次朱美那對過去的混亂記憶
想到這我就很頭痛OTL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Comment
看完哩XDDD 
朱美真是個難以捉摸的角色=D=""...

無責任預測故事結局↓
"結果一切都是一場夢,而且是一個骷髏頭做的夢..."

我昨天夢到知刃喔XDDD!!
我夢到你寄e-mail給我
信裡面還玩文字遊戲(日文)
 
Comment Form
 Secret  
 
Trackback

 » HOME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